主角名叫罗焕的小说

玄幻科幻 2021-11-05 12:54:17 主角:罗焕 作者:遗失了过往
放开那头银狼 已完结

放开那头银狼

分类:玄幻科幻 作者:遗失了过往 主角:罗焕

主角名叫罗焕的小说

《放开那头银狼》小说介绍

《放开那头银狼》小说一经问世就吸引了众多读者,小说在人气作者遗失了过往的笔下塑造了一个个情感丰富的角色,其中就包括了主角罗焕,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 天降异象九州乱,且看天骄挽狂澜。这个世界,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,普通人和天骄的区别只在于……你是愿意为了梦想而付出努力,还是只想当个喊666的咸鱼。...

点击查看 听话宋川洛妤 更多相关内容

《放开那头银狼》第一章:罗焕和老瞎子免费试读

九州,青州,罗城。

经过六年前的那场异象之后,罗城却并没有迎来想象中的崛起,反而是差点陷入了那场异象带来的漩涡,差点城灭人亡。

然而时间或许是治愈伤口的最好良药,即便是经历了如此灾劫,六年之后,罗城虽然依旧是那个贫瘠,荒凉,外人不屑一顾的小城,但却依旧有着属于自己的勃勃生机。

罗城当中,最繁华的街道莫过于城主府所在的那条。而其次,就必须要数天青大道了。能够住在天青大道上的人家,无一不是罗城当中鼎鼎有名的人物或是家族。

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往日间天青大道总是一片安静祥和。

然而,今天的天青大道,却格外的不同。

砰!

在一座牌匾上雕刻着“罗府”二字的府邸前,一个衣着褴褛的瘦小男孩重重的摔在地上。但奇怪的是,这个小男孩只是闷哼了一声,脸上却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,好似摔在地上的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。

脚步声在府邸中响起,一名壮汉抱着双手抱胸,满脸倨傲地走了出来。让人奇怪的是,他的身边漂浮着一条铭刻有一枚星型雕文的齐眉棍。棍子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,一眼望去便知道不是凡物。

“小叫花子,给大爷滚远点,这里现在是本大爷的房产,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!嘿嘿,你那早死的爹娘要是看到现在的你,会不会被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带你一起走?”壮汉走到门边,懒散地依靠在门框上,一脸戏谑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小男孩。

战魂,棍!一星见习战士!林家的一条狗!男孩冷冷地看着壮汉,手掌撑地,艰难的坐了起来。直到他坐了起来,才发现原来这个男孩的身上的衣物,已经满是补丁,一张小脸显得又黄又瘦,让人心疼不已。

“看什么看!小叫花子,找死吗?!”或许是被男孩冰冷的眼神看得浑身发毛,壮汉不由得抓起了齐眉棍恶狠狠地瞪视着男孩,“如果不是在城内,老子现在就要了你的小命!”

小男孩一言不发,他只是静静地看了一眼壮汉身后的府邸,看了一眼这座府邸上那一块雕刻着“罗府”二字的牌匾,看了一眼狞恶的壮汉。他那深邃的目光,像是要将眼前的这一幕铭刻在自己的脑海中一般。

男孩并没有放下什么狠话,他明白自己还没有觉醒战魂,根本没有任何资本与对方敌对。甚至于,连被对方视作对手的资格都没有。面前的这个壮汉,不过是那背后的人摆出的一条家犬而已。

男孩咬着牙,一只手捂着被摔在地上时撞伤的腰部,一手撑地让自己能够顺利站起来。不理会壮汉的嘲讽与威胁,男孩扶着墙,踉踉跄跄地离开了自己曾经的家。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里,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那股疼痛,男孩一**坐倒在地。

突然,男孩感觉自己胸口处传来了一股炽热的感觉。他连忙伸手将脖子上的红绳扯下,却发现散发出炽热之感的,居然是自己佩戴了整整六年的玉佩。此时,这枚雕刻着“焕”字的玉佩,正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。然而还不等他细看,一股蕴含着庞大信息的记忆便是涌入了他的脑海。

啊!

男孩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疼痛难忍的表情,一声凄厉的惨叫从他口中难以抑制地发出。他很想就此昏迷,然而却始终无法达成心愿。

如此大的动静,但是天青大道上却诡异地没有任何人出现。那一扇扇或黑、或红、或是悬挂着红灯笼,或是摆放着石狮子的大门,始终,没有任何一扇开启。好似那凄厉的惨叫,从来不曾出现一般。

渐渐的,一滴泪水顺着男孩的眼角缓缓落下。惨叫渐渐停止,男孩的神色重新变得冷静,冷静到近乎冷漠。

“没想到啊,没想到。居然会是重生。呵呵,这种事居然发生在我身上了。”思索了半晌,男孩自嘲的笑了笑,随即叹了口气,“罗焕啊罗焕,既然重生了,从前的事,便不要再想那么多了。忘却过去吧,开始新的生活。”

“只是,老天你是在逗我吗?为什么要给我一个父母双亡,家业被夺的身世?既然给了我父母,给了我家人,为什么又要让我失去?!父亲、母亲还有大家,我会为你们报仇的,放心吧。”

“瞎叫唤什么啊,小子。你看,老头子早叫你搬到我那里住了,你非得倔脾气,不同意。现在怎么样?”一个苍老的声音在罗焕耳边响起。

罗焕猛地一惊,下意识地将玉佩往怀中一塞,抬头看去,却发现不知何时,一个瞎了一只眼睛的老人出现在了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。老人笑眯眯地看着坐在地上的罗焕,脸上的皱纹像是一朵绽放的菊花。

罗焕没好气的瞪了老人一眼:“老瞎子,你怎么突然冒出来了。”

老人呵呵笑着,但是下手却丝毫没有留情,挥手便是一拐杖打在了罗焕的背上:“臭小子,怎么和老人家说话的。走吧,先去我那里住着,两个月后战魂觉醒了,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,和老头子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”

受到如此重击,罗焕猛的跳了起来,腰上的疼痛在这一刻好像完全消失:“我靠,老瞎子你是想打死我吗?都这么大年纪了,怎么力气还这么大!”

“走吧。”老人不置可否的笑笑,一瘸一拐的走向了一个偏僻的小巷。

罗焕看着老人的背影,神色有些复杂。这个老人是在他记忆觉醒之后认识的第一个人。当时那个壮汉正在府邸中肆无忌惮地叫骂,老人也是如今天一般,毫无征兆地突然就出现了。

那时,他一步步走向自己,调笑着说:“小子,看在你父母的面子上,搬到我那里去住吧。这个地方,你一个连战魂都还没觉醒的小子是不可能守住的。”

当时壮汉有些忌惮的看了这个老人一眼,慌里慌张地丢下了一句“老子下次过来,你就该滚了”就匆匆离开了。

绝不是普通人啊……如果不是老头子,是个美女的话,或许自己当时就已经跟他走了吧?罗焕想着,不由得自嘲地笑了笑。什么时候了,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做白日梦?

轻轻摇了摇头。罗焕想,反正自己现在也没地方住了,去他那里呆两天吧,两个月后战魂觉醒就离开,应该不会给他惹来麻烦吧。

背对着罗焕的老人,眼中有着一丝无奈和笑意。他回过头,笑骂道:“臭小子,再不来就别来了!好心给你个住的地方还不要,脑子抽了吧?”

罗焕惊醒,扯着沙哑的嗓音,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:“老瞎子,马上就来。小爷刚才不过坐太久,脚麻了而已。”

老人嘿嘿一笑:“小子,屁大点连我这个老头子都比不上,你可真行。”

罗焕冷笑着追了上去:“老瞎子,你要和小爷一样好几天没吃饭,估计你比小爷还不如!在这里和我吹什么牛逼啊!”

老人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。一老一少一边扯皮,一边向着偏僻的小巷走去。两人的背影影影绰绰的重叠,仿若命运的交错。

……

“小子,去给我把那些柴给我劈好了,让你来住,可不是连你的饭钱也一起包了。”偏僻小巷里的一座破旧的老屋内,老人冷笑着看着面前的罗焕,脸上有着一缕嘲讽的笑。

罗焕看了老人一眼,什么话也没说,他平静的走到了那一堆小山一般的柴火旁,伸手抓住了靠在柴火旁的一柄斧头。用力一提,斧头的重量却超出了他的想象,双手握住斧柄,全力以赴之下,他这才成功地拿起了这柄斧头。

他不知道老人究竟是什么意思,但对他,老人绝对没有恶意。这一点,罗焕却是心知肚明。而且借宿在老人家中,依着罗焕的性子,他一定是不会白吃白喝。原因?很简单,天下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
啪!

斧头在空气中划过了一条优美的弧线,然后……劈在了原木下方的树桩上,斧刃深深地卡进了树桩当中。罗焕摇头苦笑,费力地将斧刃从木桩中拔出,喘了一口气,再次劈下。重复几次,一块原木终于被被罗焕双手抓着斧头劈成两半。

老人脸色难看地走到罗焕的身边,劈手夺下了他手中的斧头,恶狠狠地瞪着罗焕:“臭小子,有你这样劈柴的吗?看好了,劈柴要这样!”

说话间,老人取来一块原木,平淡无奇的一斧子劈了下去:“看清楚了吗?劈柴是这样劈的!”

罗焕默然,他看了看老人劈的柴火,又看了看自己的,心中不由一动。自己劈的柴,不但不均匀,毛毛糙糙,而且纹路也是杂乱无章的。而老人随手劈出的柴,却是均匀无比,表面光滑如镜,并且纹路还没有丝毫紊乱。

“对了,老头子用的力气似乎并不大。难道——”罗焕心中有些明白了,“庖丁解牛吗?如果能够摸清原木的内部结构,然后顺着纹理动手,就可以用最小的力量,将原木劈成两半……有意思。”

罗焕抬起头,看向老人:“给我点时间,我懂了。”

老人气急反笑:“你懂个屁!臭小子,老头子我搞来这些柴火容易吗?这些劈完了,以后的柴火你自己去后山找!”

信了你的邪!

罗焕瞥了老人一眼,眼神中的鄙夷使得老人老脸微红。在刚来到老人家中的时候,罗焕就看到在屋后整整齐齐的码着一堆劈好的木材,虽然不知道老人弄这么多木材干什么,但是这堆木材的数量之多,足够老人用上半年之久。

“看什么看,还不快劈柴!”老人瞪了罗焕一眼,拄着拐杖摇摇晃晃地走回了屋内。

罗焕笑了笑,也不说话。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,但是老人的刀子嘴豆腐心他一清二楚。

嗯,就和林老师一样。罗焕的脑海中浮现了一张胖胖的脸,还有那一句标志性的“林老师没有你这样的学生!”。

笑了笑,将思绪甩出脑海。拿起一块原木,罗焕认真地观察了起来。

时光如水,白驹过隙。转眼间,两个月过去。

荒历三千五百二十六年九月初一。

清晨,罗焕洗漱一番后,再一次坐在了一堆原木的面前。两个月的劈柴生活,让他的体格比之两个月前要壮硕了不少。也不知是不是错觉,罗焕总感觉似乎就连自己的身高都增加了些许。

或许,这和老人不时让自己喝下的那些草药有关系吧?罗焕脑海中闪过一抹思绪,然后消散。

随手拿起一块原木,在手中掂量了一下,然后将其竖起放在木桩上。微微一顿,罗焕手中的斧头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,没有丝毫滞涩的将原木劈成了两半。

他看了地上的原木一眼,又看了看斧痕交错的树桩,眼中有着些许满意之色。虽然过了两个月他还是没有达到老人庖丁解牛一般的境界,但是比起最初却是好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就在他拿起另一块原木准备继续完成今天的任务时,老人的话语却是打断了他的动作:“小子,两个月到了。今天,就是一年两次的觉醒战魂的日子,你去吧。”

武魂觉醒,一年两次。一次是在正月初一,一次是在九月初一。之所以有两次觉醒,就是为了避免出现正月初一之后出生,在第一次觉醒之时尚未满六周岁的情况出现。

罗焕拿着原木的手僵了一瞬间,随即放松了下来,他笑道:“这么快就过了两个月了?老头子,小爷的劈柴生活到今天为止?”

老人看着面前这个比之前壮硕了不少的小小少年,苍老的面庞上露出了一抹笑意:“有时候真想知道,你这小脑袋瓜子里是不是有着一个千年老妖的灵魂。”

罗焕心里一震,脸上却是神秘一笑:“指不定呢。”

“记住,觉醒战魂之后,不要在战魂殿停留,马上回来,我有些事要告诉你。”老人看着罗焕,神色间有种放下了什么顾忌一般的放松。

罗焕深深地看了老人一眼,点了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