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by云阳渐暖在线阅读

古代言情 2021-11-06 10:18:25 主角:唐清漪君珏 作者:云阳渐暖
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 已完结

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云阳渐暖 主角:唐清漪君珏

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by云阳渐暖在线阅读

《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》小说介绍

主角是唐清漪君珏的书名叫《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》,是作者云阳渐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前世,唐清漪为情生为情死。有幸重生,她发誓前世仇怨今生报! 渣女算计?当众撕了你的美人皮;渣男回头?踩得你永世不得翻身。 额…那个风华绝代实则腹黑的君珏也以为她好欺负,然后…他就真的把她欺负了。 她是天命中的变数,而他却誓要逆天改命,护她一生…… ...

点击查看 许都陈杨曹操 更多相关内容

《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》第9章 鸠占鹊巢的白眼狼免费试读

君珏挑高了眉:“所以呢,你要继续找办法自杀?还是想办法逃走?”

唐清漪沉默了一会儿,竟然闭上眼睛不说话了。

过了一会儿,君珏似乎耐心耗尽准备走了,她听见他跟旁边的侍女交代:“食物和水都不给,等她快死了再喂。”

唐清漪:“……”就算现在有她也不想吃不想喝好不好。

唐清漪慢慢的抬起胳膊,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摸到了一圈一圈缠着的绷带。

刚刚是绝对扎进去了,心脏破裂,可是她却没有死。那么她应该是成功了。

她慢慢闭上眼睛,感受着心脏那里针扎一样的疼。

这颗心一定会死的,就像过去的唐清漪一样。从今天起,她无心无泪,不求荣华富贵。唐莞馨,君霖,你们两个好好地等着我。

带着这样的想法,她慢慢的睡着了。

晚上的时候,唐清漪被饿醒。她睁开眼睛,懊恼间房门就被推开了。她防备全开,正在思索该怎么应付君珏,却没想到君笙那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她。

“饿了吧。”君笙温柔的问。

然后她慢慢的把唐清漪扶起来,从桌子上端了一碗粥:“我问了府医,说你吃清淡的比较好。这个粥里加了红参,给你补气血。”把碗放到唐清漪手上,又叹了口气道:“你说你怎么那么想不开,怎么就自杀了呢,还好我哥请来了神医给救回来了,要不我哥得自责死。”

唐清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不是在自杀,于是只能讪讪的笑笑,一边喝着粥一边道:“承泽亲王怎么会在乎我这种蝼蚁之人。”

君笙看着唐清漪,赶忙解释:“我哥就是说话讨人厌,人还是不坏的。”说到这里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,忽然来了兴致,她兴致勃勃道:“小时候,我哥人前乖的跟什么似得。大家都说,哎呀五皇子真是太懂事了,做什么都有分寸小小年纪就知道顾全大局。其实是他每次闯了祸,都一本正经的把屎盆子往我脑袋上扣。人前诗词歌赋,人后一句话就能把我气哭。”

唐清漪赞同的点头,君珏说风凉话确实是一流,尤其是他不论说多恶劣的话都不痛不痒的那种表情和语气,直让人牙根痒痒。

“不过呢,我要是真让人欺负了他也是第一个站出来替我还手的。其实我觉得你要是真跟了我哥也不是坏事。他待属下不薄。”说完,又忽然一副无奈的表情:“这些年父皇老了,宫里的争斗越来越厉害,虽然我哥不说但我也知道他累了,可是累了也没有办法,谁不想活着呢。哥哥说他活下来,我和母妃才能活下来。”

刚感叹完,又忽然扬起了一个音调:“其实今天早上把你捡回来的不是我是我哥的,当时看到你倒在大街上,穿得又破破烂烂的真的以为你就是个流浪汉乞丐什么的。所以他真的不是有所图谋才救你。”

唐清漪看着这么一会儿表情变了好几次的君笙,感叹这小丫头的情绪变得也太快了。但对于她的话却不出声,不置可否。

君笙见状,也不想逼得太紧,等到唐清漪把粥喝完就道别离开了。

这一夜唐清漪无梦,睁着眼睛盯着房梁。天亮之后,本来以为君珏会来,结果等了一天都没动静,第二天亦是如此。

一直持续了五天,这期间连君笙都没有再来。那些侍女倒没有真等到她快饿死,反而是餐餐都放在眼前,准时准点,而且营养丰富。

五天之后,唐清漪已经能勉强到院子里。她坐在藤椅上,闭着眼睛晒太阳。忽然面前一暗,她眼皮都没抬的道:“数日不见,我还以为亲王已经忘了我了呢。”

君珏冷笑了一声:“这些天本王一直在睡偏房,怎么能忘记还有你这么个鸠占鹊巢的白眼狼。”

唐清漪咳咳了两声睁开了眼睛,厚着脸皮道:“又不是我非要睡你卧房的。你也没告诉我有别的地方啊。”

君珏让人搬来了另外一张椅子,坐下慢悠悠的问道:“怎么样,本王给了五天时间,想好了没有?”

唐清漪看着把玩着拇指扳指似乎一点也不在乎的君珏:“我只想知道我能有什么好处。”

“呵,还敢跟本王提条件。你在我这里,吃穿住哪一样不比你在将军府里强?”君珏看着唐清漪,嘲讽着说道。

“可是您要利用我,不还是要我回去吗?”唐清漪反问了回去。

君珏沉吟了一会儿,笑了起来,看起来脸庞温润,然而唐清漪却不敢大意。这男人不笑也在算计人,笑了更没好事儿。

“我现在有几个问题想问你,你坦诚回答我,我就把你放在跟我公平的位置上谈交易。”

是交易,不是合作。唐清漪清晰的把握住这个词,脸上仍然不动声色:“您说就是。”

“第一,据我这几天的打探,唐家的五小姐应该是一个很软弱的人,但我从一开始就没在你身上看到这两个字的影子。那么请问是传闻有假的还是你这个唐清漪是假的。”

君珏说完这句话,看到了唐清漪慢慢眯起来的眼睛,唇角挑起一丝不明意味的笑容,继续道,“第二,你突然在柴房里自杀,刀都**心脏了,府医初诊的时候说你的生命特征都已经停止,可是后来竟然莫名其妙又活了,而且才五天都能下地,我很想知道为什么。”

君珏微微歪着头,一副天真如小孩子的样子,仿佛真的在疑惑。

唐清漪忍不住感叹,君珏简直是个天生的戏子,都能摆开擂台唱戏了。所以说这么一个一肚子黑水的人竟然能被人觉得温文儒雅,不是群众的眼睛不雪亮,而是这厮道行太高。

“假死状态的时候没能从这里出去,这是我最大的遗憾。”唐清漪咬牙切齿的说道,而实际上是避重就轻。

不是她有意隐瞒,而是事情说出来恐怕君珏会当她招摇撞骗或者是脑子坏掉了。

事实是,在上一世唐清漪二十岁的那一年,曾经拜过一位师父,那人白须白发带着一把拂尘颇为仙风道骨,就是穿着破了点。他说他复姓南宫,单名一个羽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