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完本)唐清漪君珏小说

古代言情 2021-11-06 10:18:25 主角:唐清漪君珏 作者:云阳渐暖
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 已完结

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

分类:古代言情 作者:云阳渐暖 主角:唐清漪君珏

(完本)唐清漪君珏小说

《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》小说介绍

主角是唐清漪君珏的书名叫《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》,是作者云阳渐暖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前世,唐清漪为情生为情死。有幸重生,她发誓前世仇怨今生报! 渣女算计?当众撕了你的美人皮;渣男回头?踩得你永世不得翻身。 额…那个风华绝代实则腹黑的君珏也以为她好欺负,然后…他就真的把她欺负了。 她是天命中的变数,而他却誓要逆天改命,护她一生…… ...

点击查看 许都陈杨曹操 更多相关内容

《医手遮天之庶女毒妃不好惹》第1章 这自然都是你的报应免费试读

冷宫

唐清漪靠在墙角,望着阳光投射而来的方向,她稍稍扶了扶鬓角边散落的青丝,一点点的理顺挽到后面,干裂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淡笑,随即在身旁摸索着,从身旁摸到一个已经破旧不堪衣物。

那是一个小孩子的的肚兜,上面绣着紫色的祥云,许是因为经常抚摸的缘故,布料已经破旧不堪了。

唐清漪也只是轻轻的抚摸了两下便放在一旁,随后又从侧旁放着的筐子里摸出火信子和纸钱,一点点的点燃,这些东西,是她前几天求人带进来的,不过听说那个带东西进来的小宫女已经死了,然而这些,她早已经不在乎。

“幼清,今天是你十六岁冥诞,成年了,即便未能成为太子,按照咱们云国的礼制,都可以在外面封王建府了。”唐清漪痴痴的念着,似乎忘记她现在的身份。

不过随即她嘴角柔和的笑容逐渐散去,随之变为冷笑,而随即笑声越来越大:“哈哈哈哈哈,笑话!真是个笑话!”

唐清漪踉跄的站起身来,跌跌撞撞的走到外面,仰头问天:“君霖,你谋害先皇,陷害忠良,残害手足才登上皇位,这皇帝你可当的安稳!午夜梦回的时候,就不怕他们找你索命吗!为何这样狼子野心的人还会存活于世,而我的孩子却要早早夭亡!”

“陛下为何能取得今日这般成就,姐姐不是应该最清楚吗?怎么就问起老天爷来了?”进来的那人手中拿着丝绢,掩在唇角轻轻地笑,那双狐狸眼越发的弯下去,眼底的笑意夹杂着一抹阴毒:“陛下之所以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不全靠姐姐一手扶持吗?谋害先皇,陷害忠良,残害手足,一桩桩一件件,姐姐可都是推脱不掉的,不过,也幸亏有姐姐,陛下这些年睡得可安稳了,姐姐可是替陛下挡了灾呢!”

唐清漪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,浑身因为气愤而颤栗,猛然转过身去,看着那声音的方向。

“姐姐就别看了,难道你忘了吗?你已经瞎了,十六年前就瞎了!”随即,那人一阵轻笑,满是可惜:“今天妹妹我穿的是内务府新制的凤袍,云锦织就,镶了金线的刺绣,内衬是天山雪狐脖颈上的毛,极为保暖,华丽非凡,只可惜,姐姐没眼福了,看不到。”

她说着,来到唐清漪面前,迎上她那双早已经瞎了的眼睛。

与其说是眼睛,还不如说是两个窟窿,也得亏是过了十六年了,不然看着血淋淋的,怕是来这冷宫一次,小半年都不得安生了。

“唐莞馨你这**!”唐清漪恨得咬牙切齿,只是刚想要扑上去,却被侍卫给拦下了,狠狠的推搡到地上。

“姐姐看见我还是那么激动,不过咱们等会再叙姐妹之情,今天妹妹来,是想求姐姐施舍给妹妹一样东西。”唐莞馨微微附身看着倒在地下的唐清漪,眉眼带笑意,楚楚可怜的。

唐清漪淬了她一口唾沫道:“你休想!即便是死,你也从我身上拿不走任何东西!”

唐莞馨原本还一脸和善,见唐清漪如此,随即一脸阴狠:“你我好歹是唐家的女儿,死到临头了,我也不愿意你带着疑惑离开了,唐清漪,我都忍你忍了二十多年了,也该是时候铲除了。”

唐清漪看着唐莞馨眼底蓬勃的杀意,忽然笑了起来:“你忍我?呵呵,你是将军府的嫡小姐,而我只是个卑贱庶女,从小到大你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,而我与我的母亲便如蝼蚁草芥。即便是我苦心孤诣的扶持君霖走上至尊之位,皇后的位置仍然是你的,陛下的宠爱也是你的,我臭名昭著人人喊打,你纯善温厚万人拥戴,我的孩子早夭,你的孩子顺利出生成为太子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。”

唐莞馨闻言鄙夷了一声,讥讽道:“姐姐如何,这自然都是你的报应。不过真是可怜幼清了,大雪天的被放在廊下半夜,又放在炭火烧的那么旺的温室里半夜,如此冷热交替,可不是要丢了性命了吗?”

唐清漪的脸色彻底阴郁下来:“你说什么?!”

唐莞馨看到唐清漪的笑容攸然凝固在了脸上,这让她十分满意。

她低头瞥了眼自己染得艳丽的十指蔻丹,用一种不紧不慢的语气悠悠然道:“还有你那个贱妾的娘,当年能让父亲宠幸一回已经是毕生荣幸了,还三天两头的送什么衣服,送什么鞋垫,我和我娘扔都扔的烦了,索性就让她彻底做不出来好了。现在想起这些来,我都觉得心疼,罪有应得的人是你才对,怎么陛下就能留你到今日?”

唐清漪看着唐莞馨,气血上涌着全部滞在了胸口,一时竟喘不上气来。

她还清楚的记得,当年送给她所谓的父亲的那衣服,是母亲一针一线亲手做出来的,因为被下人看不起所以没有布料可用,她甚至拆了自己最好的衣裳,熬夜也熬得眼睛都花了,可这些在唐莞馨和她娘的心里,却那么的不值一文,随手便可而丢弃。

唐莞馨得意洋洋的走近唐清漪,伸手捏住她的下巴:“至于幼清,你觉得,有你这样一个心肠歹毒精于算计的娘亲,陛下会把太子之位给他?不过也辛亏有你,陛下在你身上,学到的实在是太多了,所以可怜的幼清就被斩草除根了。”

“你这个**!我要让你们偿命!”唐清漪彻底爆发,直接伸手掐住了唐莞馨的脖子。

唐莞馨猝不及防的被攻击,瞬间被控制住,她的喉咙被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,可是眼底却有着隐隐笑容。

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,唐莞馨这才赶忙喊道:“救……救命啊……”

“哐——”

门被狠狠的踹开,一个穿着明黄色龙袍的男人站在门口,看见屋里的形状眉目间都起了戾色,唐清漪手中下意识地一松。君霖径自冲到唐莞馨面前,伸手轻柔的抱住她,眼神满是疼惜,然后一脚便踹在唐清漪的肚子上,把她踹翻在地。

“莞儿!”

唐莞馨一改刚刚的盛气凌人,十分柔弱道:“陛下,臣妾是不希望您伤害姐姐的,这些年她在这里赎罪,也够可怜的了。我希望祈求姐姐能自愿拿出一点血来给莞儿治病。却没想到姐姐恼羞成怒,不仅不肯,还……”